财富

凯迪论网(www.kdlv.net):直销人网_中国最具影响力、第一大直销媒体。包括直销行业资讯,公司新闻,直销直销,人物专访,视频新闻,政策法规,直销评论,制度解析,冲击传

  “3级和30人以上的规定较为合理。”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传授袁彬从立法角度向记者解释道,构成组织带领传销活动罪,需要通过人数确认组织的存在,30人就是对于传销组织人数的认定。还需要通过3级层级关系确认在组织、带领中作用的布局认定。

  “除了立法、司法层面,还亟需成立多管齐下的传销防范、预警机制。”刘宏伟说。

  “因此,由于涉及的问题较为复杂,在定夺的过程中还是需要谨慎斟酌,具体案例具体阐明。”阮齐林说。

  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周浩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,目前传销不单涉及领域、行业众多,且花样百出、“与时俱进”。但与此同时,我国现行法律体系中,对于传销犯罪的规定仅有刑法第224条(规定的“组织、带领传销活动罪”)。

  实践中,传销难以冲击,很洪流平上来自于,不立案、不调查、互相推诿。一位业内人士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。

  “如果组织带领传销活动罪,并实施故意伤害、不法拘禁等行为,构成犯罪的,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惩罚。”阮齐林对法治周末记者说。




  阮齐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暗示,传销组织人员除对受害者实施不法拘禁,故意伤害、抢劫等暴力犯罪也时有发生,甚至呈现致人死亡案。



  刘晶晶指出,传销在中国仍有滋生土壤,目前有相当一部门民众文化程度不高,辨别能力差,贪图小利,幻想一夜暴富。国家需要进行多元化的普法,让公民充实认识到传销的危害,提高对于传销的鉴别能力,树立正确的致富观念。

  “不行否认,很多组织就是操作了这种‘三不管’的真空地带打法律的‘擦边球’。”北京京迪律师事务所主任刘宏伟对记者说,但有时候,公安部分侦破了不法传销案件,由于定罪门槛过高,量刑过轻等原因,冲击力度过轻,范围过小,起不到很好的规制、警示作用。如此导致很多人员成了传销惯犯,严重影响了公安冲击传销犯罪的积极性。

  其次,需要加强金融监管力度。重点监控短时间内大量资金流入的账户,以及资金往来频繁的账户。加强对疑似传销人员、有前科人员的账户监管。





  但随着组织带领传销活动不绝演变,此刻一些传销组织采纳“成本运作”“金融理财”等形式。组织带领传销罪和集资诈骗罪彼此交织。




  “我们应当思考如何增强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之间的有效衔接,这才是解开冲击传销难题的关键。”


  “加强户籍打点,一旦发现传销聚集处,应及时遣散相关人员。另外,操作大数据信息,加强对人口流动的监管和控制。”

  另外,之所以差池其他参与者进行刑法惩罚,是考虑到很多参与者自己也是受害者。袁彬暗示,有些情况下,传销组织的经理、主任,虽然是“施害者”,也有可能是被害人,在量刑上不宜过重。

  其二,传销组织到场人员收益来自于后来插手者所缴纳的资金,并以此方式维持整个组织的运营。


  有专家称,恒久被举报、调查,一些传销组织却能屡打“擦边球”,保持“跌而不倒”。这源自于监管的“真空地带”。


传销魔已高一尺 法律惩戒之道能否高一丈?


  量刑规定,按照刑法第224条规定,组织、带领传销活动的,可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,并惩罚金;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,并惩罚金。

  别的,《通知》还要求加强对重点招聘平台的排查,压实平台企业的责任。严肃处理惩罚流传涉传信息的企业、组织和个人。并加强宣传教育,重点做好大学生和求职人群的教育引导工作,提升对传销活动的防范意识。




  虽说“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”,但李文星深陷传销组织被害致死一案,再一次用血淋淋的事实告诉人们,法律的惩戒慢于违法犯罪的步骤,尤其是针对传销的变体,辨识难度较大,往往造成罪责刑不统一。周浩对法治周末记者说。

  并且,“从犯应当比照主犯从轻、减轻惩罚或者免除惩罚”等规定,对于到场传销活动的众多的到场者起到的冲击力度过小,从而造成一些传销人员再犯。另外,随着手段不绝翻新,传销对于法律的规避能力越来越高。


  随着不绝地演化,很多传销模式并不以暴力面目示人,反而以善心会、金融理财、创业、投资等名目,满足被传销人员对于名利、情感等需求。媒体方面,多揭露一些传销新型手段。

  李文星的离世,再一次将公众的视线拉回到传销的话题上。

  3级、30人——传销定罪的要件



  如果不加以严厉惩戒,任由传销蔓延,形成各行各业都接纳的营销模式,或“类传销”模式经营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



  其三,金字塔形的收入分配层级架构。成长下线,形成五级三阶制的网络层级构架。


  在这些要件都满足的情况下可以认定为组织、带领传销活动罪。

  关于人数的确认,主要是按照对于传销活动的阐明,传销是从一到三倍数增长的,从1到27人中间仅有3级。袁彬告诉记者,实践来看,因为30人而无法立案的传销案件相对较少,即便有,其涉及资金、影响范围较小,造成的危害并不是很大。


  在2013年针对组织带领传销活动罪的司法解释中,对于“情节严重”这一概念,从组织、带领传销活动涉及的人数、资金量,危害水平等方面,规定了五种情形。



  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应有效衔接

  首先,应该加强户籍打点制度。传销活动涉及人数众多,一些地区的居民为了经济利益,而将房屋出租给传销组织,处所政府某些带领禁不住诱惑收受了来自于传销组织的好处为其“开绿灯”,无形之间都成为传销组织的“帮凶”。

  1980年代开始,传销悄然进入我国市场,并迅速蔓延,对经济的健康成长造成了严重影响。


  需成立多管齐下的防范机制

  但因为传销组织构架较为严密,最高组织者常藏于幕后。稍有风吹草动,往往闻风卷款而逃。




  然而,30多年过去后,在逐渐升级的监管之下,传销却依然屡禁不止。

  8月14日,国家工商总局、教育部、公安部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联合下发《关于开展以“招聘、介绍工作”为名从事传销活动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》(以下简称《通知》)。

  目前,传销活动的社会、文化、经济等因素无法在短时间内消除,因此冲击传销就成了工商、公安等相关部分恒久而艰巨的任务。


  产生于美国,成型于日本,到1980年代传入我国。30多年的时间里,传销经历了迅速蔓延,转入“地下”“乔装改扮”的系列历程,一直“存活”至今。

  有效执法的依据是完善的立法。有专家指出,刑法和相关司法解释仅对30人以上且层级为3级以上的传销组织、带领者进行追诉,立案尺度较高。

  袁彬指出,立法层面的关键问题在于,按照刑法,“从犯应当比照主犯从轻、减轻惩罚或者免除惩罚”的规定,对于传销组织中的一些从犯量刑过轻,甚至一般情况下,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,不予追究刑事责任。

  而该罪的定罪尺度,在《最高人民查看院、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尺度的规定(二)》中提出,传销定罪的尺度为,涉嫌组织、带领的传销活动人员在30人以上且层级在3级以上的,应对组织者、带领者,应予立案追诉。“3级、30人,这是传销定罪的必需要件。”周浩说。


  对于传销活动的组织者、带领者,该规定明确为:传销活动中发起、筹谋、利用人员;打点、协调人员;宣传、培训人员等五类。

  阮齐林对记者说,因为到场传销人员身份、到场模式、层级的差异,在司法实践中,各地对案例的认定有所差异,量刑也有所差异。





  2016年年底,有媒体撰文揭露河北燕郊存在的举报传销难、调查难、多部分彼此推诿等情况。该媒体报道指出,到工商局举报某传销组织后,被推到了“打传办”,又被推到了公安局,最后又被公安局又推回了工商局。




  “经过长时间的治理、冲击,传销案件数量呈现回落,传销犯罪的发案高峰期已过,但传销犯罪仍将恒久存在,不容忽视。”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侦查系教师刘晶晶告诉法治周末记者。



  司法实践中认定不统一

  袁彬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暗示,传销行为不只涉及刑事犯罪,也会涉及行政惩罚,需要工商机关进行处理惩罚。但在具体执法过程中,工商机关的执法力度有局限,需要公安等其他门配合。



这篇文章的标题是【传销魔已高一尺 法律惩戒之道能否高一丈?】,喜欢的朋友,别忘了转载哦!凯迪论为您提供最新的新鲜资讯,所有内容只为传播更多内容,并不代表凯迪论的观点,凯迪论不为此承担任何法律责任。如有异议,请联系凯迪论。


传销魔已高一尺 法律惩戒之道能否高一丈?】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兰陵出动200余警力 打掉临沂季刚农业传销组织

    兰陵出动200余警力 打掉临沂季刚农业传销组织

    2018-06-14 11:31

  • 警惕保健品骗局!太原636名老人受骗445万元

    警惕保健品骗局!太原636名老人受骗445万元

    2018-06-14 11:28

  • 湖南维卡币第一案:涉案金额150亿 传销账户200万个

    湖南维卡币第一案:涉案金额150亿 传销账户200万个

    2018-06-09 00:00

  • 腾讯发布金融风险查询举报小措施,可识别、举报传销币

    腾讯发布金融风险查询举报小措施,可识别、举报传销币

    2018-06-08 22:03